|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利氏宗亲网

利氏风情

相关内容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利氏风情 » 家族文化

关于利本坚、利几和利苍家族的考证

来源:利军 日期:2019-12-27 15:39:00 点击:

对于利姓祖宗本坚公的情况,各地谱书记载不一,抵牾分歧甚多。主要体现在本坚公究竟是宋朝人还是明朝人?本坚公籍贯及定居何处?本坚公是进士除刺史,还是监生任县簿、县丞抑或县令?本文拟对一些记载进行考证分析,以期辨明世系,以正视听。 


一、本坚公为“宋朝柳州刺史”之说有较为牵强 

《南雄平林利氏大川支派世系谱》(以下简称“南谱”)载“利本坚,字孔固,庭传五经二程心学。宋大观元年(公元1107年)丁亥,立八行,取仕科,谓孝友睦渊,任恤忠和也。凡有此八行即免试补大学士。利本坚得闻二程孔孟不传之学为诸儒倡着,乡称其才器可大任,补大学士,舍登进士。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已亥,秘书省正字曹辅佐迁窜于柳州,政化廉明。宣和七年乙己,利本坚除授广西柳州刺史。利本坚携家眷往迁柳州。举前美政声着,廉明当道。首存利本坚能抚凋疲已甚之,民膺累犯,猖獗之盗,纶书褒荣,亿兆讴歌。次年丙午,值金人陷京师,金干离不以上皇太后与亲王、皇孙、驸马公主、嫔妃北去汴城。河南具为金居。建炎元年丁未,宋高宗南迁即位应天府,诧行州邑勤王,利本坚在柳州治作佥着。至绍兴年间,利本坚以老致归道广东南雄,值金人侵阻,寓居雄城南廛,夫人陈氏,生子利涉。”逐条分析上述说法,存在纰漏。  


(一)本坚公“免试补大学士,舍登进士”无历史依据。

宋朝任大学士有三种情况:一是任“清要而又显贵的官员”和任皇帝秘书或参谋的官员为翰林学士。《通考·职官考八》云:“其为翰林学士者,职始显贵,可以比肩台长,举武政路矣!”《宋史·职官志二》云:“凡他官入院,未除学士,谓之直院学士,他官暂行院中文书,谓之权直。自国初至元丰,官制行,百司事失其实,多所厘正,独学士院承唐旧典,不改。”二是任“执政大臣之荣衔”或经考试选拔的文学侍从官为馆阁学士。宋洪迈《容斋随笔·卷16》:国朝馆阁之选,皆天下英俊,然必试而后命,一经此职,遂为名流,其高者曰集贤殿修撰,史馆修撰,直龙图阁,直昭文馆、史馆、集贤院秘阁;次曰集贤秘阁校理。官卑者曰馆阁校勘、史馆检讨,均谓之馆职。记注官缺,必于此取之,非经修注,未有直除知制诰者,官至员外郎则任之,中外皆称为学士。及元丰官制行,凡带职者,皆迁一官而罢之,而置秘书省官,大抵与职事官等。三是殿学士。“殿学士”包括观文殿大学士、学士、资政殿大学士、学士、端明殿学士等。殿学士的资望极高,无职守,无典掌,只是出入侍从,以备顾问而已,非常人可充任。《通考·职官考八》说:观文殿大学士,非曾为宰相不除;观文殿学士、资政殿大学士及学士,并以宠辅臣之位者;端明殿学士,惟学士之久次者始除。   本坚公非“清要而又显贵”,非皇帝的秘书和参谋,非享执政大臣之荣衔,非“试而后命”,更非“高官、宠臣”,称其“免试补大学士”依据何在?依照元丰二年(1079年)推广“三舍法”和崇宁三年(1104年)“崇宁兴学”之规定,推测利本坚应是通过“八行取士”入“舍”,精通经文并通过考试而入“上舍”,后通过殿试而“由上舍登进士”的。为查证此情况,笔者查阅了从公元1109年至公元1121年共3527名进士名录,但未见其名。由此推测,所谓“舍登进士”的说法可能是说其取得“为官”的资格而已。 


(二)本坚公“除授广西柳州刺史”不合宋朝官制。

宋朝官制“有官、有职、有差遣:官以寓禄秩、叙位着,职以待文学之选,而别为差遣以治内外之事。其次又有阶、有勋、有爵。故士人以登台阁、升禁从为显宦,而不以官之迟速为荣滞;以差遣要剧为贵途,而不以阶、勋、爵邑有无为轻重。刺史属官,知州,通判属差遣。”《文献通考-卷五十九·职官考十三》:“宋制,诸州刺史无定员,外官初除管军,便带正任,刺史随其人见带遥郡就除之。其横行诸司使带遥郡防御使者,年劳至深或边功优异,即落遥郡为正任官。靖康元年,臣僚言:“遥郡、正任恩数辽绝,自遥郡迁正任者,合次第转行。今有自遥郡与落阶官而授正任,直超转本等正官,是皆奸巧希进躐取。乞应遥郡承宣使有功劳除正任者,止除正任刺史。从之。”这即是说,宋朝刺史俱无职任,特以为武臣迁转之次序,故序其事于将军、都尉之后。在“武臣”中,除节度使(从二品)只有正任外,其他都有正任和遥郡的区别。所谓 “正任”,并不是担任与其官称相应的实职,而是指武官已除去武选官称,并依据承宣等使和刺史的品级(四、五品)领取俸禄,并取得担任相应的中、高级武官实职“差遣”的资格。即所谓“除落阶官(武选官)为正任,未落阶官为遥郡”,实际上类同武选官。遥郡,则是指横班·东西班正使级武选官而带有承宣使、观察使、防御使、团练使和刺史的官称,但并没有享受相应品级的待遇,而仍以他们原先的武选官称的品级定俸禄和担任相应的武官实职。由此可以看出,宋朝的刺史无实际职掌,属寄禄官,一般为武将叙迁之阶,从五品,一般不到任,由知州和通判执掌事务。这就出现了两个问题:一是利本坚是通过“八行取士”而入“舍”的,起于“草根”阶层,而非“武臣、宗室、内侍”,如何能除刺史?二是利本坚“携家眷往迁柳州。举前美政声着,廉明当道。”一方面不可能迁柳州,另一方面,不可能在柳州执政,这与宋朝官制不符合。 


(三)本坚公任职时间和政绩让人费解。

“南谱”称:“宣和七年乙己,利本坚除授广西柳州刺史;建炎元年丁未,利本坚在柳州治作佥着。”宋宣和七年十月为1125年(乙己年),金太宗下诏侵宋,金军分兵东西两路进攻宋朝,十二月二十三日,宋徽宗宣布退位,由皇太子赵桓即位,称宋钦宗。钦宗即位后,后改1126年为靖康元年,靖康二年(1127年)四月,金军攻破东京(今河南开封,史称“靖康之耻”)导致北宋的灭亡。五月初一庚寅日(1127年6月12日),宋康王赵构即位于应天府,建立南宋。改年号“建炎”,1127年(丁未年)即为建炎元年。利本坚任职正值北宋、南宋更替之时,时局动荡,任刺史时间从1125年至1127年,最多也只有两年时间,在时局混乱不堪的情况下,如何有效施政并取得为民众所赞誉的政绩?此外,关于利本坚任刺史并政绩不菲的情况,除了一些利氏谱书有所记载外,本人查阅了《宋史》、《资治通鉴》等宋朝后可信的史料,并未发现记载。


(四)外省族谱记载中存在明显的历史和地理常识的错误。

《南谱》载:“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已亥,秘书省正字曹辅佐迁窜于柳州,政化廉明。”之言与历史事实不符。据考,曹辅(1069—1127)北宋南剑州沙县(今属福建)人,字载德。元符进士。政和二年(1112)复举词学兼茂科。累官秘书省正字,宣和元年(1119年)谏徽宗勿微行游幸,忤王黼,编管郴州(今湖南省郴州市)。靖康元年(1126),召为监察御史,旋进签书枢密院事。由此可见,原文对曹辅迁窜之地“郴州”误载为“柳州”。  《南谱》“至绍兴年间,利本坚以老致归道广东南雄,值金人侵阻”的说话也不符合历史和地理常识。一是利本坚籍贯既然为“河南省开封府祥符县”(多地谱书记载相同),那其从广西柳州“以老致归”,在当时交通不便的情况下,应选择沿西北方向,从广西柳州——广西桂林——湖南衡阳——湖北岳阳——湖北随州——河南安阳——河南郑州这条捷径,但他为何舍近求远,取道广东南雄?这与常理不符。二是从广西到广东的路上,不可能遇“金人侵阻”。南宋初,金兵一度进到今湖南、江西和浙江三省的中部。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秋,金兀术统兵南下,占领了建康,接着连破临安、越州、明州。宋高宗赵构一直逃到海上,才没成为金兵俘虏。金军大肆掠杀之后北撤,在途中遭到南宋名将韩世忠的阻截,发生了著名的黄天荡之战。建炎四年,金兵又在建康遭到岳飞的沉重打击。再加上北方反金斗争高涨,金朝实力受到削弱,无力南进,于是对南宋采取和缓对峙政策,在公元1130年9月9日,金建立以刘豫为首的“伪齐”政权,管理河南、陕西一带。“伪齐”存在了七年,1137年11月18日灭亡。绍兴九年(公元1139年),宋金第一次和议,双方确定以当时的黄河为界。次年(绍兴十一年)金人毁约,宋金签订“绍兴和议”,议定东以淮河中流为界,西以大散关(在今陕西宝鸡西南)为界,南属宋,北属金。宋金边界以后虽有局部变动,但基本稳定在这条界线。既然如此,利本坚从广西到广东遇“金人侵阻”可能性不大。  依据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本坚公为“宋朝柳州刺史”之说缺乏历史依据。   二、本坚公“由监生任赣县主簿,调四川安岳县令”的说法也值得商榷。


《钦州利明学世家谱》(以下简称“钦谱”)载载:“利本坚,明朝英德(今广东省英德市)人。由监生任赣县主簿,调四川安岳县令。为官公正,爱民节用。为众论所推许。”《广西钦州(明学公)利氏族谱》载:“本坚公在明初年间,出任四川安岳县丞,是著名的爱民好官,曾留安岳多年,离职后到广东韶州任教授,辞职赣途中,又遇匪阻道,逐在南雄城南珠几里定居,随后大川和隽卿亦来雄与父同居,从此,本坚公成为当时粤赣利氏开基祖。”《江西萍(乡)东利氏族谱》:“利本坚是个很有学问的人,他负责选择官吏,受到当时皇帝的称赞,他指挥抵御兴风作浪的乱党立了大功,又安抚了平民百姓,人们都很欢欣。”  其中,“县令”的说法不准确。唐代以前,县的长官才称“县令”,宋代以后称“知(主持)某县事”,简称“知县”,明朝沿用宋朝,称为“知县”。二是从“主簿调”县令“的说法不准确。明朝主簿为正九品,县丞为正八品,知县为正七品,利本坚从正九品的主簿到正八品的县丞或正七品的知县都是升职,应称为“右迁”,而不是“调”,倘若将“调”理解为“迁调”,则是平级调动,没有升职。  既然上述两种说法都一定程度存在纰漏,那如何来看待本坚公其人其事?若宋朝无本坚公此人,那各省族谱“利本坚,字孔固,原籍河南省开封府祥符县,利本坚淑配陈氏生下三男,长子利朝纲,次子利大川,三子利维卿。”之记载即为虚构,则利朝纲为始祖之说即不能成立,世系考究难以让人信服。若明朝无本坚公此人,则利氏宗祠和楹联中的“功留安岳”又从何而来?显然,要对两种说法都有合理的解释,那就是宋、明两个朝代都有“利本坚”存在。前者字孔固,原籍河南省开封府祥符县,“得闻二程孔孟不传之学,为诸儒倡着。”“利本坚是个很有学问的人”,这也与其子朝纲公“游学”之情况一脉相承。后者确实出任赣县主簿和安岳县丞并且“功留安岳”。  按照明代万历年间凌迪知撰《万姓统谱》载:“本坚,广东英德人,由监生任在西赣县主簿四川安岳县丞,正德七年升任。多事之际,能爱民节费,民赖以安。当道荐其抚雕疲已甚之民而能得众;膺猖獗累犯之盗而能有功。”(句读为编者标注)此说法应是可信的。这要从当时社会情况来分析。一是起义不断。正德六年(1511年),江西瑞州华林山民罗光权、陈福一等率领山民起义,于山谷间据险立寨,周围百姓响应,遂一举破瑞州城(今江西高安),江西震动;江西赣州大帽山何积钦率众起义,借地势险要,不时集众攻掠州县;五月,四川松潘绰岭寺僧发动农民起义,率众烧毁红花屯,指挥胡宁奉命征剿,被农民起义军俘虏;四川仁寿农民方四率众起义,四川巡抚林俊派官军镇压。方四等转战至綦江。进入贵州思南、石阡等府。二是饥荒。正德七年(1512年),四川饥荒,开仓赈灾。为此,正德九年(1514年)明武宗发布“罪己诏”:“举措有乖,未合天心,致生灾变,五行衍□□□蜚蝗,雷霆雨雹之非时,地震天鸣之迭见,水旱相继,饥馑□□,□民困穷。”据此,本坚公“多事之际,能爱民节费,民赖以安。当道荐其抚雕疲已甚之民而能得众;膺猖獗累犯之盗而能有功。”的说法是有历史依据的。  历史上有两位“利本坚”存在,从可能性方面来说,也是可以理解的。由于利氏族人颠沛流离,从中原地区一路南移,利氏家谱修撰最早是在明朝时期,此前支系繁多,字辈不清,名讳混乱,导致后世子孙不清楚先祖名号而与之重名的可能性极大。  综上所述,我利姓历史上前后有两位“利本坚”。前者宋朝河南省开封府祥符县人,精通理学,是有记载的利氏南移始祖之一。后者是明朝广东英德人,正德年间任江西主簿和四川安岳县丞。         


二、利几的情况考证    

《汉书·卷一下·高帝纪·第一下》:“利几反,上自击破之。利几者,项羽将。羽败,利几为陈令,降,上侯之颍川。上至雒阳,举通侯籍召之,而利几恐,反。”《资治通鉴·卷第十一》:项王故将利几反,上自击破之。”《胡三省注资治通鉴》:“利几以陈令降,上侯之颍川。上至洛阳,召之;利几恐而反。风俗通:利,姓也。姓谱:楚公子食采于利,后以为氏。”  由此推测:利几原为项氏宗将,早期跟着项梁起事,后来项梁战死,他就跟着项羽参加楚汉战争,项羽称霸后把他安置到陈留作令尹,利几认为项羽不重视而心生不满。在此期间,利几由于和陈平有交往,并受到陈平离间其与项羽关系的影响。垓下之战前夕,利几在楚军四面败退之时,宣布倒戈,投奔了刘邦。此时的刘邦正不遗余力地挖项羽的“墙角”,收买人心,因此封利几为颍川侯。颍川位于河南中部,人杰地灵,能人辈出,比较富裕,利几被封到此地,是个不错的收获。  然而好景不长,因项羽旧僚丁公(季布之舅)投刘邦而被关押,利几上书替丁公求情。刘邦回复:丁公对项羽不忠,致使楚国败亡。此话这句话刺痛了利几,引起其猜疑。就在其忐忑不安之时,燕王臧荼(也为项羽旧将,后降刘邦,被封燕王)派人游说反叛。利几受到影响,并希望臧荼能联系吴芮,从南至北同时起兵。臧荼的使者走后,利几把家小送到了偏僻的地方隐居,率他两个儿子开始暗自招兵买马,准备起事。然而令利几始料不及的是,吴芮不但不和他们一起闹事,还在第一时间把臧荼的造反禀告刘邦。更让利几没预料到的是,臧荼只说不做,还没开始起兵就被刘邦围在了老家,并诛杀。一系列不利的消息,让利几难以承受。尤其让利几关心的是,他不知道臧荼临死前是否给刘邦留下什么关于反叛的遗言,这件事情又不能去问刘邦,如果直接去问,无疑等于招供要举兵反叛。于是,利几终日揣摩陷入极度的恐慌之中。  此时,身在洛阳的刘邦突发奇想地下了一道诏令——举通侯籍召之,就是要召见所有侯爵以上人员到洛阳见面。此诏令下发后,利几更是坐不住了,他的第一反应是刘邦知道了自己曾和臧荼的密谋之事,自己此去必死无疑。而事实情况是,刘邦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因臧荼起初只忙着宣传造反理论,被刘邦诛杀时自顾不暇,连利几是谁他都忘记了,更别提密谋造反之事了。而此时的利几却几近崩溃,在万般无奈之下,最终做出了个决定——扯旗造反。刘邦听到这个消息非常恼火,随即亲率大军开往颍川。洛阳离颍川本就不远,利几还没把造反口号想好,刘邦已兵临城下。小小的陈县城抵挡不住汉军的攻势,不到三天,城池失陷。刘邦屠城,利几族人和两个儿子死于非命。颍川城破的头天晚上,利几很侥幸冲出重围,四处游荡。但时间不长,在刘邦迁都前夕,利几被抓获处死。    


三、利仓家族的情况考证

《史记·年表·惠景间侯者》载:“轪,长沙相,侯七百户。(汉惠帝)二年四月庚子,侯利仓元年。(高后)三年,侯稀元年。(孝文)十六年,侯彭祖元年。元封元年,侯秩为东海太守,行过不请,擅发卒兵为卫,当斩,会赦,国除。”《汉书·表·高惠高后文功臣》载:“轪侯黎朱苍,以长沙相侯,七百户。二年四月庚子封,八年薨。百二十。高后三年,孝侯稀嗣,二十一年薨。孝文十六年,彭祖嗣,二十四年薨。侯扶嗣,元封元年,坐为东海太守行过擅发卒为卫,当斩,会赦,免。玄孙,江夏。”从上述记载可以看到,《史记》、《汉书》所记基本相同,只是后者把第一代轪侯的名字写作“黎朱苍”。汉墓出土的印章“利苍”可以证实,《史记》上所说的第一代轪侯利仓的名字是对的,当时“仓”与“苍”可以通用。    


根据史书合理推测,湖北人利仓早年参加秦末农民战争,楚汉之争。约在汉高祖九至十年(前197年),利苍携妻辛追和刚满周岁的儿子利豨来到长沙国任长沙丞相。孝惠二年四月(前193年),邻国淮南王英布叛变,利苍劝说第二代长沙王吴臣诱杀了吴臣的姐夫英布,利苍因此均封侯。在汉朝封候列表中名列120位,利苍即成为第一代轪侯。郦道元《读史记十表》考证:“长沙相国利仓,则吴芮忠而无功,得候者也。”利苍于高后三年(公元前186年)去世。此时妻子辛追年未满30岁。利苍的儿子利豨成为第二代轪侯。据史学家判断,利豨死于汉文帝12年(公元前165年),死时年仅30岁左右。三年后,即汉文帝15年(公元前165年)50多岁的辛追去世。之后,利豨之子利彭祖为第三代轪侯,时间为孝文十六年至景后元三年(前164年——前141年)。利彭祖死于前141年,其子利秩(扶)为第四代轪侯,时间为孝武建元元年至元封三年(前140年——前110年),因在东海(今天山东一带)太守擅自调兵护卫获罪,按律当斩,遇大赦,但轪侯之位被免除而终结。利秩之子利江夏,无事迹记载。利江夏之子(无名号记载)于孝宣元康四年(前62年)“轪候利仓玄孙之子竟陵簪裹汉诏复家。”“竟陵”为轪国封地,初在今天湖北汉江南岸浠水一带,后因汉文帝“易候邑”,才将轪国封地迁到今河南光山一带。按照汉代列侯国除后,着籍封地的原则推测,利仓应为今天湖北人。利仓为楚人,从其儿子利豨的取名也可看出。豨,古代楚人对小猪的称谓。《墨子》:“言则称于汤文,行则譬于狗豨。”《尔雅·字书》云:“豨,东方名豕也。”  利仓既为楚人,那为何先任长沙相,后封轪候?据推测,利仓原为项羽部将,垓下之战前,脱离项羽,投降刘邦,有功,《汉书·卷16·高惠高后文功臣表》:“功比轪候,候,五百八十户。”当时,刘邦认为项羽枝属都是楚怀王部下,是“亡秦功臣”,是不该杀的,同时,刚称帝时,为安定天下,争取人心,对利仓采取宽容政策并非常信任。项羽高帝七年(200年)前,利仓应在刘氏朝廷为吏,因其为楚人,对长沙情况熟悉,任吴氏长沙国丞相,能得心应手,有效监督吴氏长沙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