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利氏宗亲网

利氏风情

相关内容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利氏风情 » 族人心声

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日期:1970-01-01 08:00:00 点击:

老骥伏枥  志在千里

 

——记“中华利氏联谊会”永远荣誉会长利国宜宗亲

 

 

初识利国宜宗亲,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几年前,笔者在广东省河源市外事侨务办下属的《河源乡情报》工作时,因为收集各地祠堂的资料来到了紫金县临江镇澄岭村。东问西问,所问的人,不是一问三不知,就是语不达意、漏洞百出。正当笔者为完成不了采访任务而发愁时,有澄岭村一位村干部模样的人说,你要想了解我们利姓的祠堂,去找国宜哥吧,还附上了电话号码。于是,笔者在利氏联谊会河源分会(临江)办公室见到了利国宜宗亲。果不其然,笔者所要的资料,利国宜宗亲如数家珍,因此,采访任务也就圆满完成了。当时,因为天色已晚,而且要赶稿,也没和国宜宗亲详谈就回报社了。

 

稿件登报后,笔者趁着回家的空闲时间【笔者也是临江人,家离利氏联谊会河源分会(临江)办公室不远】,带着报纸再次来到联谊会。和老人家一席长谈,钦佩之意不禁油然而生!经了解,按辈份国宜宗亲长我一辈,又比我父亲年纪大些,所以应该称他为伯父了。

 

那年的国宜伯有80岁高龄了吧,但他精神抖擞、思维敏捷,回忆起往事条理清晰。据他介绍,1988年春节,深圳金鹏集团董事局主席利焕南宗亲(同年成立的“中华利氏联谊会”首届会长)找到他,交给他一个装有一万元现金和深圳金鹏集团介绍信的密码箱,委托他和利学廉宗亲(已故)两人走访外地了解各地宗亲情况,联络各地宗亲感情。焕南宗亲还说,如果钱不够,可以随时打电话到深圳金鹏,他会及时把钱汇过去的。提起这些往事,国宜伯还感慨万分,他说:“在此之前,因宗亲所托,我在本镇、本村经常帮着族人做些婚嫁、入殓等红白事以及修葺祠堂和处理家庭纠纷之类的事,所以在临江,有许多宗亲知道我,我认识了许多宗亲。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和本地方宗亲打着交道,闲暇之余,我也曾想过,在临江之外或河源之外地区,还有多少我们利姓族人?他们又是生活在一种什么状况之下?假如能找到他们,联系他们,并最终促使各地利姓族人的大团结,那该多好啊!但我知道这不是一件小事,因为那不仅需要很大的魄力,还得有强大的人力和财力支持。和焕南的那次座谈,他的话句句诚恳,情深意切,并且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和,所以当时我就答应了。”

 

就这样,19883 13日,当时已63岁的国宜伯踏上探访和联络宗亲之路。这一开始,就一直走到今天!笔者看过老人家的走访日记,在路途劳顿、舟车之苦后,回到旅店的他身心已经很疲惫了,所以日记只简单地记述了各地宗亲的分布情况和行走路线,对当地的乡土人情、万种风物用词甚少。虽然如此,但我们可以试想,在20多年前,在语言不通、交通不便、通讯不利和其他落后条件的制约下,这本行走日记能坚持记录下来并保存完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这是我们利氏族人的宝贵财富!

 

国宜伯说,走访从313日开始,623日回到深圳金鹏集团,历时3个多月。由于条件限制,此次走访只能采取了边走边访的方式探访宗亲,就像是大海捞针一样,难度很大,但在各地的宗亲相互之间热情引荐下,除了少数利姓人聚居地没能找到和有个别边远地区的宗亲出于种种原因不愿见面之外,基本摸清了粤、桂、琼、赣、湘、闽六省区利氏族人的分布情况并且留下了联系方式,探访达到了预定目标。回来后,在对各地宗亲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和联系后,促成了1988年“中华利氏联谊会”的成立和“中华利氏联谊会”第一届代表大会的顺利召开。之后又召开了第二届(2008531日)和第三届(20091122日)“中华利氏联谊会”代表大会,这三次代表大会,来自全国各地的宗亲欢聚一堂,共同商讨我们利氏家族的美好未来。

 

国宜伯说,1988年联谊会成立,它是以倡导中华利氏大团结、大联谊为首要任务,以尊祖敬宗、真诚团结、合作交流为基本内容,以尊师重教、奖学助学、造福子孙为最终目的的组织机构。多年来,联谊会做了许多工作,有汶川大地震期间对四川彭州利氏宗亲赈灾的对口捐赠、有全国范围内对利氏学子奖学的创举等等。他对此感到很欣慰,特别是去年8月份,在看中华利氏联谊会河源分会(临江)办公室里,当他把奖学金交到几位考上大学的紫金临江利姓学子心中时,内心就在想,长此以往,我们利氏家族有望了!

 

如今,由于年岁已高,国宜伯的身体已太不如前了,但只要是身体状况允许,他总会参加族人的各项活动和会议。许多同姓的或外姓的人都不太理解他所做的事,家里人和一些好心的人劝他:“那么大年纪了,就不要去了,让年轻人去办吧。”那些不怀好意的人会说:“他利国宜还不是为了出风头!”听到这些话,国宜伯总一笑置之,照样我行我素,几十年如一日忙着利氏联谊会的事!今年,国宜伯不辞辛苦,参加了五月份在东莞常平举行的“中华利氏联谊会理事会首长会议”、六月份在阳江举行的龙舟赛等一系列宗亲活动和会议。他说:“家人和好心人,我可以做些思想工作,他们会理解的。至于那些风言风语,听得多了,也就当没听见了。我们全国姓利的本来人数也就区区十万,如果大家还像一盘散沙,你争我斗的,那样不是更不可理喻了吗?利氏家族的事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或某一些人的事,它是我们所有利氏族人的事,需要我们全国所有利姓人出自己的一份力,做一份自己的贡献。我们利姓族人要相亲相爱、团结一心、互相帮助,共同关心下一代的教育。只有这样,才不会愧对我们的祖宗,愧对我们的姓氏!我老了,做事情不能像年轻时那样了,但只要是利氏家族事业需要,我还会做我力所能及的事的!”听完这些话,让笔者不禁想起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多么真实的写照啊!